1月13日,面临腾退的西直河石材市场内,一位工作人员在装卸石材。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
1月13日,面临腾退的西直河石材市场内,一位工作人员在装卸石材。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

新京报讯 (记者温薷)前日,一场23个政府部门、16个区县负责人参与的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现场会,在朝阳区十八里店乡西直河石材市场召开。

现场会上,北京市市长王安顺表示,北京将深入贯彻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精神,严格控制增量资源在城六区聚集;同时,将分领域制定产业、市场、教育、医疗、行政事业单位等疏解方案和目标。

多部门负责人石材市场开现场会

前日,北京市23个政府部门和16个区县的负责人,来到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参加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现场会。按照北京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王安顺的要求,北京将深入贯彻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精神,认真总结西直河市场腾退整治经验,全面有序地推动全市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。

位于东南四环边的西直河石材市场曾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石材集散地,生意红火,但石材加工污染和大型市场人员集聚也造成了严重的环境问题。

西直河村党支书李军说,虽然用于管理的投入高达800万元,但脏乱现象始终难以根治,经营石材市场渐渐成了“赔本”的买卖。

两年前,朝阳区大力推动产业调整“腾笼换鸟”,西直河石材市场被列入整治范围,目前市场拆除工作已进入收官阶段。

现场会上,王安顺带领各区县各部门领导走进即将拆除完毕的市场。他说,西直河市场拆迁进度快、群众满意度高、综合效益好,疏解成效明显。朝阳区为全市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作出了示范。

严控增量资源在城六区聚集

4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审议通过了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。近日,北京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,传达学习《纲要》。此外,《北京市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2015年工作要点(讨论稿)》也已在研究之中。

针对如何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,王安顺指出,这是一项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,必须统筹把握、合理安排疏解工作重点、步骤、时序。他表示要统筹好增量控制和存量疏解,严格控制增量资源在城六区聚集。

王安顺表示,要统筹好疏解总目标与分领域目标,制定好产业、市场、教育、医疗、行政事业单位等疏解方案和目标;要统筹好全面推进与重点突破,选择一批条件基本成熟、具有广泛共识的重点工程先行启动。

同时,北京还要统筹考虑疏解后土地利用,更多用于绿地建设,用于公共服务设施和功能的完善。

王安顺还强调应对疏解模式进行创新,坚持分类施策。他说,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难度很大,工作目标、对象、任务、方法与以往工作有很大区别。必须坚持改革创新,努力破除深层次矛盾问题,确保非首都功能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发展。

此外,还应创新政策支持,建立健全倒逼机制和激励机制,有序推出改革举措和配套政策;要创新投融资体制,多渠道破解资金难题,保证疏解工作顺利推进。

追访

乡政府帮忙找下家 预计月底腾退完毕

在前日的疏解非首都功能工作现场会上,十八里店乡负责人向王安顺一行介绍了西直河市场的拆除腾退模式。

具体而言,一方面,通过媒体宣传等不断向商户们介绍京津冀协同发展、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背景,同时积极到香河等地帮助商户们找“下家”,为他们洽谈最优惠的税收政策等,为商户解除后顾之忧。目前,乡政府已经协助商户在香河、黄骅、宝坻找承接地。

另一方面,加强管理,比如严格控制叉车使用,石材商在市场内搬运石材几乎都要用叉车,而叉车属于特种车,需要持证上岗,通过严查、严管,不断压缩商户在西直河的生存空间。

据乡政府介绍,截至目前,拆除面积超过85%,本月底基本完成收官。而按照规划,拆除腾退后的地皮,将有9成用于绿地,其余部分用于产业发展。 新京报记者 张媛

腾退后

商户停业 厂房拆除种上树苗

随着西直河石材市场的发展,这里聚集了553家石材企业、3000余个体商户,逐渐形成了货运、仓储、餐饮等低端产业链。按照首都“四个中心”战略定位,朝阳区加快疏解非首都功能。2013年,朝阳区政府将西直河石材市场疏解列入区级重点项目,并于年底正式启动腾退拆除工作。至2014年夏天,市场腾退拆除协议基本签约完毕。也就是说,用了半年多时间,基本完成了腾退任务。

今年6月16日,西直河石材市场内,原来的厂房和仓库多数已经拆除,遍地是留下来的废墟,一些遗弃的石材边角料,偶尔还有几个商户在来来往往,或运货、或伏案算账,基本上已经不再做生意。一些拆除较早的地块上,已经种上了树苗,新发的绿叶迎风招展。

朝阳区负责人介绍,目前,已腾退建筑物162万平方米,月底将全面完成腾退。预计疏解流动人口4万余人、原地实施绿化243公顷。 新京报记者 张媛

腾退前

道路坑洼 粉尘漫天不愿洗车

西直河石材市场建于2002年,当时朝阳区北部地区通过亚运会、奥运会都带动了一批项目,而该乡地处朝阳南部,又处于城乡接合部,发展相对滞后,西直河村的村民就用集体土地建设了一片市场,后来越做越大,成了北方地区最大的石材集散地,总建筑规模123.3万平方米,年交易额约300亿元。

2013年,记者探访时,市场道路因大货车辆运送石材,加之常年失修已经坑坑洼洼,底盘低的私家车行驶过去,一不小心就容易拖底。

一些大型石材商设备齐全,切割石材时用水刀将加工石材的灰尘尽可能降低。小石材商则不然,有的甚至就在路边加工,造成粉尘污染,工人戴着防尘口罩,但暴露在外面的部位也都染上一层白灰。

一位工作人员回忆,那时每天都砂石翻飞、尘埃漫天,他把车开到市场,不到一小时就能落一层灰,后来他都懒得洗车了,常常一个月才洗一次。 新京报记者 张媛

(原标题:北京将分领域制定疏解方案)

编辑:SN098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人贩子一律死刑狠话过分吗?

听说有人打算拉黑一批人——如果Ta的朋友持“人贩子一律死刑”言论。你们拉黑来拉黑去,孩子能回来吗?拉黑“人贩子一律死刑”论者,是低逼格的意气用事,如果你有办法阻止人贩子,把孩子找几个回来,才叫逼格满满、牛逼闪闪。


外国法律如何处罚人贩子

我国将儿童定为14岁以下群体,而不是像联合国那样以18岁为标准。我国即使明确将被害人为儿童作为严重情节之一,最低刑期也仅仅为3年,远低于加拿大规定的14年、泰国的10年以及美国的20年,当被害者为儿童时,加拿大规定了最低5年的有期徒刑,泰国则规定了最低6年的有期徒刑。


打击贩卖儿童靠的不是判死刑

事实是无论如何调整罪名,都不可能禁绝某项犯罪,法律的作用在于提供预期、震慑、保护和惩罚,但不是杜绝,而只能尽量的减少犯罪。如果拐卖罪按照现有的惩罚对待,那么可能的犯罪实施过程中,犯罪分子可能还会尽量的保证儿童的生命安全……


理智反对“人贩子一律处死”

反对“对人贩子一律处死”,怎样反对都行,数据、逻辑、法理、人权都能啪啪啪对提议者打脸。问题是,如果只是对忧心如焚的父母啪啪打脸,花样打脸,打完拉黑,而对他们的核心诉求“如何改变打击人贩子不力的现状”毫不顾及,这样的“普法”除了激发对立,还有什么有益的效果?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