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华网太原9月18日电 (记者袁悦 王学涛)随着年龄增长,越来越多慰安妇抱憾离世。山西已知的126名慰安妇中仅有13名还健在。从2012年至今,山西盂县原健在的70余名曾充当慰安妇的妇女,如今只剩下2人,张先兔就是其中之一。

在山西省阳泉市盂县西烟镇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中,89岁的张先兔已长年卧病在床。看到有人来看她,老人显得很高兴,可没说几句,就开始喘不上气。

张先兔告诉记者,当年她才16岁,那是她结婚不久的第一个新年,家人还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,不料大年初二一大早,日本兵冲进家里,抢走了粮食、被褥、骡子,并将她也拽走了。张先兔说,在日本炮楼里,每天约有20个日本兵对她实施强暴,那段经历是她一生的痛。

从1995年起,盂县16名曾经的慰安妇分三批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,然而至今,15名老人已抱憾离世。但这些老人在离世前仍不忘叮嘱后人为她们讨一个公道。

李秀梅就是盂县第一批向日本提出诉讼的慰安妇之一,曾亲自去日本出庭起诉。不幸的是,李秀梅今年4月离开了人世。直到生命最后时刻,她也未能得到日本政府正式的道歉。

“婆婆离世前不止一次告诉我们,为她讨一个公道。”李秀梅的儿媳妇赵壮香说,婆婆被掳走时年仅14岁,眼睛被日本兵用皮带抽坏,腿也被日本人打断。

61岁的张双兵曾是一位山村小学教师,1982年的一次偶然机会,他见到了曾经被迫充当慰安妇的侯东娥,看到她凄凉的生活状态,张双兵决定为她们讨回公道。从此,他开始到太原、长治、阳泉等地搜集资料、调查取证,30多年间,他走访整理了126名老人的口述记录,编写了第一部中国“慰安妇”口述史籍——《炮楼里的女人》。

1995年,他开始带领老人们走上法庭,找律师在日本进行诉讼。然而,这场跨世纪的官司打了10多年,从日本地方法院打到日本最高法院,一直以败诉为终。这期间,一些社会团体了解了张双兵的故事,纷纷伸出援手。其中,“援助中国慰安妇律师诉讼团”曾资助他们去日本打官司的路费、食宿费及诉讼费。到目前,山西共有16位慰安妇分7次去日本打官司,但都以失败告终。

“我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事情,虽然老人们去世了,但是她们的子女还在,这算是给她们一个安慰吧,毕竟讨个公道是她们最大的心愿。”张双兵说。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