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西藏网讯 这几天,“白玛铁林坐床”让广大网友感觉特欢乐,藏传佛教的高僧们看完视频也乐了。

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几位经师一起观赏“白玛铁林坐床”视频。摄影:宋家丽

记者带着长达19分钟的“张铁林(白玛曲培)坐床仪式”完整版视频,请中国藏传佛教最高学府——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几位经师一起观赏。经师就是老师,能在七八十个藏传佛教“学霸”僧人扎堆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当经师,那可得是货真价实的藏传佛教高僧才能干的活。藏传佛教的学僧,升学考试特重要的一项就是辩经,没料哪儿罩得住这么一大群伶牙俐齿的“学霸”?要是老在课堂上被学生给数落得哑口无言,你还好意思往讲桌那儿坐嘛?

张铁林再发什么声明都迟了,华丽丽的“坐床”视频不是他想删,想删就能删的。(视频截图)

记者注意到,在观赏视频过程中,几位经师都笑了。记者问他们为啥笑?是不是被“白玛家族”给气乐了?当然不是啦,高僧的修养就是好,大家有事说事,云淡风轻的,一点儿都不生气。

“如意宝白玛奥色法王”吴达镕年约39岁,号称继承了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格鲁派、萨迦派、宁玛派四大法统,是萨迦派和宁玛派分别“认证”的“活佛”。

张铁林这是如假包换的给跪啊!(视频截图)

来自青海热拉寺的萨迦派经师尕它堪布说,藏传佛教活佛的认定很重要的是要知道他传承的上一世是谁?寺庙在哪?他的修行如何?如果这些都能获得本教派的认同,才有资格上报政府申请批准,批准后才是真正的活佛。比如,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八思巴著名的大宝法王八思巴,就是元宪宗册封的。而且,坐床仪式必须要在他上一世的寺庙里举行。“一个人一辈子能精通一个教派的传承就非常不容易了,同时继承这么多法统,大概除了佛祖没人有这种能力吧……”

尕它堪布还说:“‘白玛’藏语意为莲花,萨迦派的传承,活佛名字里一般会有‘贡嘎’,但没有‘白玛’这个传承。宁玛派最主要的传承是莲花生大师,所以一般用‘白玛’。”

张铁林“上师”吴达镕的名头吓死宝宝了——世贸基金联合总会创办人兼中央议会主席。嗯!你没看错,确实是“中央议会”!(网页截图)

同为萨迦派的经师旦巴旺堆来自西藏日喀则俄尔寺,他表示,这事儿大家就当是个演出,看一乐呵得了。因为这几个“白玛”根本就不是出家人,吴达镕、张铁林都有妻儿,顶多算居士,但“却穿着出家人才能穿的衣服,根本就不懂佛教,这让懂佛教的人看了挺不舒服”。更为关键的是,“萨迦派的活佛不可能被宁玛派认证,还传承4个法统,又是地藏王菩萨和文殊大威德金刚化身,又是供养第一世班禅喇嘛法冠等等,这些都不合逻辑。”

来自青海龙恩寺的宁玛派经师朋措说,吴达镕在网上发布的各种材料,都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辞。比如,他说莫扎法王对他进行了认证,“但接受过莫扎法王灌顶的弟子有几十万人,吴达镕的照片只是个戴帽子的动作,说明不了问题”。

其实记者最想吐槽的是——坐床仪式怎么会有俩美女在做主持人!这是哪门子仪轨?!(视频截图)

来自甘肃拉卜楞寺的格鲁派经师宗智加措说,传承藏传佛教各派的活佛都要从幼儿开始培养。这是因为活佛传承的最终目的在于弘扬佛法,有利众生,要经过漫长 的学习才能达到教证二法所要求的功德,才能成为一个不仅合法而且合格的活佛。因此,“很少会培养50岁左右刚开始学习佛法的人当活佛。因为,等到他学通佛 法的时候,能够服务信众的时间就不多了。”

张铁林在行跪拜大礼,旁边那几个人一脸惊讶的表情是几个意思?(视频截图)

几位经师以看“暴走大事件”的状态“欣赏”完了视频。确实,假的真不了,真的假不了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,没啥可生气的,“白玛家族”这种“有多大脸现多大眼”的事儿,本来就比逗人的猴戏还可笑嘛。(中国西藏网 文/刘莉 图/宋家丽)


凤姐浓浓的鸡汤温暖整个寒冬

其实,凤姐身上最让人钦佩的不是成功,而是那种不息的火种,那样一种高大上的人在她身上看不到,其实跟罗永浩相同的东西——理想主义情怀和积极的行动力,他们内心里总有梦想,懂得如何去行动。


年轻公务员越来越有紧迫感了

“稳定”也是一把双刃剑,因为“稳定”还表现为上升空间的狭窄。除非特别优秀,再加上各种机遇,一般都是论资排辈,苦熬资历。越往上竞争越激烈。


无需对\”申遗控\”韩国又酸又恨

文化从来都是多元的,文化的保护也应该多元参与,关键的问题还应该在于我们是不是已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。申遗本身只是一种传承保护的形式和手段,而不是狭隘的占有与掠夺。


在中国,骂领导的后果很严重

女教师和田树昌都是因骂领导而引火烧身,且“后果很严重”,但对女教师的处理显然就不公平,置于对田树昌如何处理,相信当地纪检部门会有一个合理又合法的处置。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